名仕亚洲官网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刑法 > 最高法近日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携程也会根据销售记录给予先行赔付

最高法近日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携程也会根据销售记录给予先行赔付

时间:2020-05-02 16:47

  不出我的所料,对于我的质疑,携程网以沉默应对,颇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之状。对于携程这个上市企业来讲,这也许是目前这种状况下的最优应对策略,但是对于“保单门”事件的解决来讲,消极回避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的态度。当沉默成为携程的不变表情时,我们除了无奈地等待,似乎再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

记者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为有效预防和依法惩治高空抛物、坠物行为,最高法近日印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案件的意见。根据这份意见,对于故意高空抛物的,根据具体情形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论处,特定情形要从重处罚。意见规定,故意从高空抛弃物品,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但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的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处罚。为伤害、杀害特定人员实施上述行为的,依照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意见明确提出,依法从重惩治高空抛物犯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从重处罚,一般不得适用缓刑:多次实施的;经劝阻仍继续实施的;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行政处罚后又实施的;在人员密集场所实施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在高空坠物方面,意见规定,过失导致物品从高空坠落,致人死亡、重伤,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的,依照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重伤罪定罪处罚。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规定,从高空坠落物品,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定罪处罚。意见还提出,在民事审判工作中,人民法院要综合运用民事诉讼证据规则,最大限度查找确定直接侵权人并依法判决其承担侵权责任;对于物业服务企业未尽到法定或者约定的义务,造成建筑物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坠落致使他人损害的,也要追究其侵权责任;物业服务企业隐匿、销毁、篡改或者拒不提供相应证据,导致案件事实难以认定的,应承担相应不利后果。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负责人表示,人民法院将依法严惩高空抛物行为人,充分保护受害人,依法公正稳妥审理高空抛物、坠物民事案件,充分发挥司法裁判的引领、规范作用,依法明确物业服务企业责任,推动其进一步加强管理、改进工作,更好发挥应有作用。

 

  那么让我们再次复习一下携程网的公开致歉函及对媒体的回应,聊当是打发时间好了。当然,对于“假保单”如何开出过程的描述,相信大家都没有异议,而且也有“”的新闻佐证携程的说法,所以我们可以跳过这一段,直接切入到大家最关心的核心部分,那就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措施上。携程网信誓旦旦地在公开致歉函中表示“所有通过携程销售的航意险在携程均有销售记录,万一发生事故,携程会积极配合航空公司、保险公司进行善后处理,即使保险公司未查询到相关投保记录,携程也会根据销售记录给予先行赔付”,而在稍后对某报的书面答复中,对同样的问题携程又是这么说的:“客人在携程预订任何产品或服务,都有预订记录,包括航意险的销售,均有记录可查询。”“万一飞机发生事故,只要携程从记录中查询到相关客人的预订记录,而保险公司查不到保单记录,携程都会给予先行赔付。”(见)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肃然起敬:为了维护消费者的权益,携程鼓起不惜违法的勇气,真的是令人佩服。据了解,携程目前最多只能算是个保险兼业代理机构,除了从事与其有代理协议的保险公司的相关保险产品代理销售业务外,我们并没有听说携程现在已经可以越俎代庖,直接向买了保险又出了事故还在保险公司数据库里查不到记录的旅客进行赔付,也就是从事实质上的保险理赔业务,听说最近全国人大刚刚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里就有新加一条“非法经营保险业务罪”,携程莫非就想尝尝鲜,以身试法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好,即便携程所谓的先行赔付不是保险理赔,那么这种先行赔付算是违约之债还是侵权之债?是按照保险条款还是按照一般购物消费纠纷解决条款决定赔付数额?如何让社会公众相信携程确实有这么一套规章制度在“保单门”事件发生以前已经正常运转?假如有的话,这套规章制度携程是如何保障其实施的?甚至我们还可以再抠抠字眼,“通过携程销售”和“客人在携程预订”这两种表述是不是同一个意思?携程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把前者解读成“代销”,把后者解读成“直销”?而根据刚刚发生不久的真实经历,我们有理由怀疑携程对这两种表述的不同解读完全可以成为其直接推诿塞责的理由。通俗点说,假如不幸真的出现需要先行赔付但又在保险公司数据库里找不到记录的情况,我相信携程一定会首先设法证明保险不是“客人在携程预订”而是“通过携程销售”,两者是不同的,同样作为“受害者”的携程只对前者负责,试图先把自己撇清,等到实在无法撇清时,再无可奈何向公众认错,然后试图只退赔(最多也就是假一罚十)购买保单所花费的金钱数额,这时携程马上就可以理直气壮对索赔者说:我不是保险机构我无权理赔,我只能赔这么多!有本事你去告去!待到索赔者真的告到法院,法院也会无可奈何支持携程,因为法院也不可能支持携程以违反保险法及相关配套法律法规的代价去履行理赔要求的,而且携程和消费者的这种约定因涉嫌违法可能导致无效。

安全是什么?

  那么事情似乎明朗化了,携程在这个问题上只是给大家开出了一张空头支票。

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明确指出了安全发展理念,确定了安全发展原则。六中全会把安全生产作为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纳入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系统工程,进一步要求加强安全生产,保持社会安全有序。2002年以来,国家先后出台了《安全生产法》、《安全生产领域违法违纪行为党纪处分暂行规定》和《安全生产领域违法违纪行为政纪处分暂行规定》,并对《刑法》进行了修订。上述法律法规和规定确立了安全生产基本制度规范了生产经营单位的安全生产行为。这是安全吗?

  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在1927年曾经提出过量子力学的一个基本原理:一个微观粒子的某些物理量不可能同时具有确定的数值,其中一个量越确定,另一个量的不确定程度就越大。这个就是著名的“测不准原理”。当我们看到在“保单门”事件中携程在打开一些窗子的时候又关上了更多的门时,我们惊奇地发现这个原理以另外一种奇特的形式应验在携程网身上。最明显的事例是,携程网以商业秘密为由拒绝公开该公司航意险销售记录的记录要素和数量,这个理由很充分也很明确,但却使他所有的关于切实保障消费者权益的措施的说辞变得虚幻和难以取信于人了。携程以这个合理合法也合乎国际惯例的理由,阻挡住了社会公众继续深入探索真相的目光,那么社会公众如果要消除“保单门”是否“纯属个案”的疑虑,就只能借助于国家机器的运作——也就是说启动司法程序了。

一级一级提要求,一级一级做传达。对事故和案例进行深入分析,开展安全整顿活动;从安全整顿安全教育入手,提高全体员工的安全意识、法规意识,从规章程序、组织管理、维护作风等方面来查找存在的薄弱环节和问题,制定出相应的措施,并使安全责任真正落到实处。这是安全吗?

  然而,司法程序的启动自然也有其局限性,比如梁先生如果真的诉诸法律,他只能局限在他持有的那两张假保单范围内提出自己的诉讼请求,即便是向法院提出彻查携程究竟卖出多少假保单,法院也会以“该请求与本案无直接关系”为由驳回。如果消费者试图以个人的抗争,去捍卫“保单门”全体消费者的权益,就只有提起“公益诉讼”一条路,以法律的名义要求携程接受调查还原事实真相。而在我国法律还没有对“公益诉讼”作出明确规定,因此与“保单门”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绝大多数人都将无法成为适格的原告,没有原告也就无法启动司法程序,那么携程还可以有恃无恐地继续沉默下去。

上一篇:随着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推进,就有人向货车驾驶员兜售毒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