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官网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宪法 > 村庄广大土地被闲置、被荒凉,村落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除与搬迁进而成为大妻孥注的话题

村庄广大土地被闲置、被荒凉,村落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除与搬迁进而成为大妻孥注的话题

时间:2020-04-21 10:46

我国启动首次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

国务院酝酿修法规范集体土地征收补偿

农地流转中存在的五大乱象值得警惕

发布时间:2011-05-09 | 编辑:霍小光 崔清新 |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1-04-11 | 来源:济南日报

发布时间:2010-09-02 | 来源:半月谈

字体大小:图片 1 图片 2

字体大小:图片 3 图片 4

字体大小:图片 5 图片 6

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学习班在京举行

今年年初,《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公布实施后,农村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继而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近年来,随着大量农民工涌入城市寻找发展机会,农村许多土地被闲置、被撂荒。为破解城市建设用地紧张而农村建设用地被闲置的矛盾,许多地方政府积极运作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原本想求“双赢”,由于横亘其间的利益扭曲而变味。

启动首次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

据《半月谈内部版》报道,近年来由集体土地征收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和恶性案件触动着社会敏感的神经。

一些地方政府专注于谋地的多,着眼于农民利益的少。在改善农民居住环境、增加农民福祉的名义下,却行着竭尽全力以较小代价换取最大用地回报之实。目前在农地流转中存在几种乱象值得警惕:

根据宪法关于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每届任期5年的规定,自2011年起,全国县乡两级人大将进行新一轮换届选举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会同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宣传部6日至7日在京举办学习班,对换届工作作出部署,这标志着全国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工作全面启动。

有关专家学者表示,我国土地管理法某些法律条文已经不能适应现实情况,无法调整征地各方的利益矛盾,亟待重新大修。据记者了解,国务院有关部门正抓紧对土地管理法有关集体土地征收和补偿的规定作出修改,由国务院尽早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议案。

主客体颠倒,农民成被动接受角色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兆国,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出席学习班开班式并讲话。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兼秘书长李建国主持开班式并讲话。

“拆迁攻防战”向农村转移

不少地方政府为了获取眼前的土地“指标”,在农村建设用地流转方法设计上,针对各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不同而形成的流转条件差异,肆意按照自己的利益取向设定补偿形式和标准。而本该是主体的农民最终只能担当方案接受者的角色。

这次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是2010年3月选举法修改后首次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更好地体现人人平等、地区平等、民族平等。这是我国政治生活的一件大事。据有关部门统计,这次换届选举将产生县乡两级人大代表200多万人,涉及县级政权2千多个、乡级政权3万多个。参加这次县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将达9亿多人,参加乡级人大代表选举的选民将达6亿多人。数亿选民通过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行使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这是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重要实践。

随着城镇化、工业化进程的提速,以及高速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步伐的加快,此前时常在城市里上演的拆迁攻防战,如今已经更多地转移到了农村集体土地上,农地和农房往往成为被强征或强拆的主角,触目惊心的恶性事件频频见诸报端。1986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在1988年、1998年和2004年进行了三次修改:第一次修改允许土地作为生产要素进入市场;第二次修改确立了土地用途管制制度;第三次修改划分了土地征收和征用的区别。“土地管理法的每一次修改都是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需要。”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在明告诉记者,此前修订的初衷和方向都没有问题,但不能完全适应现实社会发展的要求。现有法律对集体土地征收缺乏有效的制约,行政机关存在执法不严或滥用职权等情况,客观上造成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法律漏洞,必须加快立法或者修订现行法律。

只盯用地指标,费尽心机“让民上楼”

上一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常务副主席张春林先生,国新办新闻发言人胡凯红主持发布会 下一篇:记者从刚刚结束的北京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获悉,也是中国构建全面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