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官网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刑法 > 历史上如果没有了妲己,诸葛亮和曹操绝对不是一码事

历史上如果没有了妲己,诸葛亮和曹操绝对不是一码事

时间:2020-04-18 02:12

建安二十五年,曹操去世,他的儿子曹丕先是继承了魏王,继而让汉献帝禅位,正式结束了汉王朝。按理说,这天下都应该是他曹家的了,无论是蜀汉国的刘备还是东吴的孙权,都应该是成为了“乱臣贼子”,是必须剿灭的对象,就像后世赵匡胤所说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可是到了第二年,曹丕反而封了孙权为“吴王”。那么,曹丕为什么要给孙权封王呢?

商朝最后一个国王叫纣,他是我国历史上有名的暴君,也是商朝亡国之君。他兴建华丽的琼楼瑶台,整日“以酒为池,以肉为林”,和爱妃妲己以及贵族们宴饮酒池,最后致使延续几百年的商王朝灭亡。

建兴六年诸葛亮亲率大军进攻祁山,很快攻下了南安、天水、安定三郡,整个关中地区震动。魏明帝曹睿亲率大军坐镇长安,命令大将张郃率军抵挡。诸葛亮派马谡督帅诸军前冲,与张郃战于街亭。马谡违背了诸葛亮的作战部署,行动失当,被张郃打得大败,丢失了街亭。诸葛亮进攻失去了依托,只好退回汉中。这就是有名的失街亭和斩马谡的典故,《三国演义》据此还增加了一处空城计的故事,京剧更是把这些故事整出了三个剧目,合起来称为《失空斩》。诸葛亮街亭失败以后,要求刘禅给予处罚,刘禅宽慰了他,但诸葛亮没有接受,而是来了一个自贬三级。刘禅只好同意,将诸葛亮降为右将军,但仍然行使丞相职权,所管辖的事情也和以前一样。

首先,在曹操时期,三国所有的王以及州的刺史都是自封的。如果不是自封的,要么别人不承认,要么自己不承认。比如说曹操,这个魏王不是汉献帝封的吗?但谁都知道,汉献帝的命都攥在曹操手里,曹操不是自己想当这个魏王,汉献帝想封,有用吗?所以,周瑜在前面说曹操,“名为汉相,实则汉贼”,后来诸葛亮说,“汉、贼不两立”,魏国以外的人,谁把曹操当作汉丞相和魏王来着?赤壁之战孙、刘联合打败曹操之后,刘备表孙权为徐州刺史,孙权表刘备为荆州刺史,那意思是说,两人互相推荐对方任州刺史,但问题是,汉献帝批准了吗?说到底,两人无非是相互承认,在本区域内发个公告罢了。刘备称汉中王,也是上表汉献帝,但这个表是谁递给汉献帝的?所以说,自封一个官位,这是那个时期的常例。在三国前期,这种自封的官位是刺史或者是将军,到了鼎立之势确立时,就变成王或者是皇帝了。

几千年来,人们都把商朝灭亡的原因归在妲己身上,认为是妲己蛊惑纣王纵情女色、荒淫误国、不务正事,使商朝灭亡,因此出了一则成语:“助纣为虐。”事实上真是这样吗?真的要把一个政权的灭亡完全算到一个女人的头上吗?在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一个弱女子真的有如此威力吗?

自古以来,处分都是组织对个人,上级对下级,像诸葛亮这种情况还真是少有。封建时代实行的都是家天下,实行的是一人统治,皇家就是组织,皇帝再无上级,只有他有权处分别人而不被处分。甚至对他的功过得失都不能议论,只有汉武帝搞了一个像是“检讨”一样的诏书,后人称之为“罪己诏”。不过,这只是就事论事,并不牵扯到处分问题,更不会有降级一说。除了这个人,大臣们只能是提出要求,贬不贬,最终还是皇帝说了算。而诸葛亮已经向皇帝刘禅提出处分请求,刘禅并没有批准,诸葛亮为什么一定要自贬三级呢?

可是,曹丕为什么要给孙权封王,而孙权为什么要接受呢?

很多王朝灭亡的时候都会出现几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商纣王时的妲己就是其中之一。把一个朝代的灭亡完全算到她一个弱女子的头上是欠妥当的,是欠公允的。而事实上,这只是后世史家为殷纣开脱的一个借口。殷纣做伤天害理的事,难道是妲己胁迫他,还是威逼他?殊不知,一个真正的明君不会被他人左右,会以民为重,他应该懂得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更不会因为女色而荒废国家大事。

说这种情况少有,不是没有,先看看有过的先例,曹操“割发代首”。曹操经常率军出征,有一次经过麦田,下令说:“士卒都不要损坏麦子,有违反此令者处死。”结果别人都没有违反,偏偏是曹操的马受到了惊吓,窜进了麦地里。曹操招来主簿论罪,主簿用春秋的典故应对说:自古刑法是不对尊贵的人使用的。曹操说:“自己制定的法令而自己违反,又如何能统帅下属呢?然而,我身为一军主帅,是不能够死的,请求对自己施以刑罚。”因此,曹操拔出剑来割下头发扔在地上。

曹操的时期就给孙权封过爵位

妲己是随着《封神榜》的流传而为人所熟知的。从古至今,人们一直认定妲己是狐狸精,蛊惑殷纣纵情女色、荒淫误国、不务正事,使商朝灭亡。如果没有妲己,商纣王就不会草菅人命吗?就不会有酒池肉林吗?就不会做亡国之君吗?历史上如果没有了妲己,纣王就会是一位有道明君吗?

图片 1

建安十三年的赤壁之战,孙权打败了曹操,这一方面巩固了东吴政权统治根基,另一方面也让吴国成为曹魏更加重视的对手,因此,从这个时候开始,魏、吴两国的战事也多了起来。建安二十年,孙权和刘备为争夺荆州而打了起来,只是由于曹操要进兵汉中,刘备才不得已和孙权讲和。第二年,曹操亲自带兵来到居巢,打算进攻濡须。恐怕是孙权更担心荆州的关羽,于是在建安二十二年春天投降了曹操。建安二十四年,关羽进攻樊城,初战大胜,孙权内心害怕,就写信给曹操,要求进攻关羽。由于关羽没有防备,孙权背后偷袭得手,关羽兵败被杀。曹操因为孙权斩杀关羽有功,就表奏孙权为骠骑将军,假节,兼任荆州牧,封为南昌侯。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商朝即使没有妲己的出现,以他的本性同样还会做个亡国之君。在妲己没有进宫之前,殷纣要选美,贤惠的姜皇后也极力地劝过他。但他不但不听劝,反而将姜皇后害死。最后致使国家灭亡,究其原由,应首推国君的治国不力,妲己只能算是商纣王晚年生活的伴侣,把一个政权的灭亡完全算到一个女人的头上是欠公平的。

必须说明,曹操割发的确是一种刑罚。在古人来说,“人之发肤受之父母”,是不能随随便便说割就割的,刑名当中有一种髡刑,就是拔掉头发。所以说,曹操的这种自罚,虽然象征意义更大些,但绝对不是“作秀”,而是实实在在的罚。不过,这当中有一个区别,一个疑惑。区别在于,这时候的曹操已经不上朝参拜汉献帝了,也就是说,曹操已经完全掌握了皇帝的权力,他就是皇帝,汉献帝只不过是一个名字符号;而诸葛亮,虽然也强调“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但皇帝皇宫和丞相丞相府还是有区别的。这就留下了一个疑惑,诸葛亮和当年的曹操一样吗?一旦提出这样的问题,肯定会有人说,诸葛亮和曹操绝对不是一码事,这是大忠和大奸的区别,不可同日而语。那么,诸葛亮为什么还要这样干呢?

图片 2

图片 3

实际上,诸葛亮这样干就是在显示权威。这时候的诸葛亮和汉献帝时候的曹操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能够“挟天子”的人。只不过,曹操已经把汉献帝完全控制,汉献帝只有一个皇帝的虚名,曹操所做的任何事情他已经不知情。而诸葛亮的“总揽内外”的权力是皇帝刘禅“给予”的,诸葛亮所干的大事情,需要给刘禅报告一下。区别仅仅在于,曹氏亡了汉家天下,诸葛亮辅佐的这个蜀汉君主是被魏国所灭。

曹丕给孙权封王,有其父曹操的先例可循。曹魏受禅让当皇帝后,为了内部稳定政权的需要,要尽量减少战事曹操死后,孙权一直维持着对曹魏政权的称臣状态,如曹丕继承王位的这年七月,孙权派遣使者前来进奉贡品。尽管这只是一种表面现象,但曹丕除非是选择战争,否则,这种表面平和的状态就不能打破,尤其是不能由曹丕首先打破。这年六月,曹丕虽然率领大军征伐过吴国,但这次南征更具象征意义,其目的有三:一是做给汉献帝看,证明这天下已经是他魏家的了;二是向孙权炫耀武力,看看孙权敢不敢乘大丧自立;三是看军队是不是调得动听指挥。所以,这次用兵只是做了做样子,并没有实际动作。但是,这次用兵效果却是十分有效。将军们就不用说了,其他两人马上都有了应对,先是孙权七月遣使奉献,后是十月里汉献帝就把皇帝位置禅让了出来。

《封神榜》毕竟属于神话小说。在那个时代,一个女人的力量终归是小的,妲己是个人,并非是狐狸精。她只是商纣王的一个宠妃,在那个时代她完全没有任何政治上的权力,何以能使商朝灭亡。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单凭一个妲己,要想颠覆朝廷那是不可能的。不可否认地说,妲己的行为确实是有失道德,但即便如此,也只能说她个人有问题,并不能说她是国家灭亡的罪魁祸首。

诸葛亮既然已经拥有了绝对的权力,他还有必要再显示权威吗?要说有还真有。这主要是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李严,二是刘禅。李严也是刘备临终的托孤重臣之一。章武三年,刘备临终托孤,李严和诸葛亮都是遗诏辅佐刘禅之人。刘备的意愿是让李严“统内外军事”,但李严始终住在永安,南征北伐等军事都不用李严“统领”。诸葛亮北伐失利,恰恰是军事上出了问题。有了问题就要检讨总结,所以,诸葛亮如其让人家说,还不如自己说。这就是她要向李严显示的权威。再说刘禅,刚当皇帝时年龄是十七岁,按当时的说法,他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因此,诸葛亮以他没有执政经验和能力为由,总管了“内外”一切政务。但这次事件发生时,刘禅已经二十二岁了,按道理说,即便是不发生过失,诸葛亮也早应该把权力还给刘禅了,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不仅如此,他上书刘禅,不是请求处分,而是直接决定“自贬三等,以督厥咎”。这时候的刘禅,就像是一个办事员一样,只需要整理一份材料,盖个公章就行了。

这充分可以证明,曹丕不愿意选择战争,只要孙权暂时老实听话,曹丕不会吝啬一个王号,反正孙权实际上已经处在一个独立的状态下。曹丕不选择对吴的战争应该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避免两线作战,二是稳定内部。赤壁之战后,曹魏和孙吴两家的仗都是维持在中等规模以下,更多的时候是小打小闹,这和刘备的蜀汉不一样。曹丕给孙权封王,就是为了专心对付刘备,因为这时候的刘备,更具有进攻的势头。当然,曹丕给孙权封王,还有拉一个打一个的意思,这就是不久发生了夷陵之战的外因之一吧!

如果说苏妲己有罪,顶多只是苏妲己入宫以后由于争宠而与其他的嫔妃引起纷争,那些失宠的妃子各有氏族背景,因而加深了纣王与诸侯小国之间的冲突而已;如果硬要说苏妲己是亡国的祸水,也未免太高抬她了。其实,她是完全做不到的。

如果说,这仅仅是一种推论,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可以说明,姜维封侯。姜维是天水人,在诸葛亮这次北伐时,天水太守怀疑他有异心,将他关在上邽城外,不得已投降了诸葛亮。诸葛亮马上任命姜维为“仓曹掾,加奉义将军,封当阳侯”。假如说,任命姜维官职是一种需要,而封侯,这是丞相的权力吗?即便是在战争环境下,封侯必须有功,姜维又有什么功劳?姜维封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请示。这样看来,诸葛亮自贬,就是在显示他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皇帝算什么?皇帝只是他的“义子”,而他是皇帝的“相父”!

曹丕还因为要专心于内务,毕竟,这是一个朝代的更替,尽管汉献帝以及他的那个大汉名存实亡,但名存就会让一些人心里有些许的满足,有了这一点点满足,他们就会安于现状,现在汉献帝让位了,大汉朝没有了,有些人心里不平衡,要表示要发作怎么办?不管有没有人这样表示发作,曹丕都必须要有所防备。正因为如此,曹丕做了一系列收揽人心的事情。如选拔官员、尊孔、修订刑法等等。给孙权封王,也是一种羁縻手段,为的是专心于内务。曹丕的重点攻击目标应该是蜀汉,因为刘备已经称帝。

商朝败亡,其根本的原因自然是在纣王的统治下政治腐朽、横征暴敛、严刑酷法,导致丧尽民心、众叛亲离;其次是对东方进行长期的掠夺战争削弱了本国的力量,且造成军事部署的失衡;三是殷商统治者对周人的战略意图缺乏警惕、放松戒备,致使自食恶果;四是作战指挥上消极被动,无所作为。平时对军队不加训练,当大军到来时他仓促让军队上阵,其一败涂地也就不可避免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曹丕给孙权封王,还有一个原因,在外部重点对付蜀汉。曹丕于建安二十五年当上了皇帝,刘备认为曹丕已经把汉献帝杀害了,于是在第二年正月宣布自己继承汉祚当上了皇帝。这样一来,东吴和蜀汉国就有了一定的区别,也就是王和皇帝的区别。东吴虽然也是一个独立的政权,但既然还没有当皇帝,就是还在表面上服从中央。曹操给孙权封王,孙权接受,就是在表面上双方承认这种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蜀汉国则不同,刘备已经称帝,没有说一国可以有两个皇帝的道理。所以说,这皇帝和王是有区别的,这就是所谓的“天无二日”。也就是说,这时候的三国,曹魏和蜀汉已经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对之国,而孙权还暂时可以算作是中性的地域性“王国”。曹丕不可能不首先解决这个敌对之国。正因为有了这个大的前提,所以刘备伐吴,就必须分出一部分兵力防备曹魏,而孙权抗击刘备,则迎来了魏国暂时按兵不动的有利时机。

图片 4

但这种局面总是暂时的,不可能维持太久,毕竟,这是一种三国鼎立的局面,而曹丕不过是一种羁縻政策,孙权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罢了。所以,孙权在黄初三年闰六月打败了刘备,十月就背叛了曹丕。也就是说,曹丕给孙权封王,是双方各自的政治需要。至于刘备称皇帝时机是不是合适,这一方面不是本文涉及的内容,同时也是蜀汉国内部形势所决定的,无所谓对与错的问题。

难怪商朝会灭亡!把嫔妃当场刨开肚子脱去衣服只为妲己一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说纣王“惟妇人之言是听”,就是对妲己的话言听计从。这一条罪状并不切合实际,因为商代人颇重迷信,任何重大举措都要求神问卜来决定吉凶,在出土的甲骨文中是有确切记载的。妲己能够影响政治决策的力量实在是微乎其微。

今天我们认识的妲己,都是《封神榜》上的狐狸精形象。

商朝国力如日中天之时,纣王为妲己修建了摘星楼,专门让她遥望家乡。他也时常为妲己举办各种宴会。每每饮酒作乐,通宵达旦,荒废国事。有一次他们在鹿台上欢宴时,命所有的嫔妃聚集在鹿台下脱去裙衫,赤身裸体地唱歌跳舞,恣意欢谑。纣王与妲己在台上纵酒大笑。只有姜皇后宫中的嫔御,掩面哭泣不肯裸体歌舞。妲己对讨王说:“这些都是姜后身边的宫女,她们是在怨恨大王杀了姜后,我近来还听说她们私下作乱,准备谋杀大王!妾刚开始也不信,现在看她们竟敢公开违抗大王的命令,看来她们想谋反的传闻不假!应当对她们施加严刑,以儆后人。”

纣王说:“什么才称得上严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