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官网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诉讼法 > 铜山法院依法将孟某拉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铜山法院依法将孟某拉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时间:2020-04-27 08:33

图片 1

两千多万的债权资产本,应15天执行结案的案件,却拖了已经有14年之久,并且至今还未执行结案。微山湖集团程平可谓中国最悲催的债主,拿不回本该属于他的债权资本,不仅让企业失去了绝佳的发展机会,更是让他14年光阴白费,仅收到了,一打又一打的执行判决书。执行案件本不复杂,却一直在其中兜转,这14年的时间,他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

扬子晚报讯 拒不履行生效判决,当了老赖,结果外出旅游时,买高铁票被拒绝。徐州一名公司老板不但不反思自己的行为,居然拿起了电话,对法院承办法官破口大骂半个小时!近日,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决定对徐州一家企业法定代表人孟某予以司法拘留15天,并处罚款10万元。

图片 2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 图片 3索赔金额猛增至700万

    2010年8月30日,黄光裕因内幕交易等罪获刑14年。

    其终审判决书显示,黄光裕作为中关村科技集团的董事及鹏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曾两次在重组信息公告之前,指令他人开立个人股票帐户进行公开市场操作,获利3亿多元。

    公诉结束后不到半个月,小股东们开始行动。

    2010年9月13日,持有中关村股票的散户李岩就黄光裕、许钟(原中关村科技集团董事长)因内幕交易给其造成的损害,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民事索赔。

    李岩称,2007年6月13日,他以每股10.39元购买了500股中关村股票,并于两天后以每股10.08元卖出,损失155元。

    而根据黄光裕的判决书,其在该信息公告前的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间,指令他人开立个人股票账户并累计购入中关村976万余股,获利348万余元。

    但就在开庭当日,该案代理律师张远忠突然变更诉讼请求,审判长随即决定休庭。之后,索赔金额提升至数十万,而李岩又突然撤诉。

    如今,李岩再次位列原告4人当中,但索赔额高达89万余元,4名散户的索赔总额达700余万元。

    李岩的代理律师张远忠告诉记者,之所以索赔额不断暴涨,“是因为发现了新的证据”。

    4名散户拒绝了采访,代理律师张远忠亦不愿多谈其诉讼策略。

    张远忠称,目前有权起诉黄光裕索赔的投资者范围是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期间和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期间与黄光裕做反向交易的投资者,以及2008年5月8日至11月7日买入中关村股票而2008年11月7日以后还持有或已经卖出但有损失的投资者。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北京、上海等地,还有散户准备起诉黄光裕索赔,但数目仍“屈指可数”。他们的代理律师也均讳莫如深,不愿详谈。

    为何不受理?

    2009年4月,“中国股市维权第一人”、上海律师严义明在办公室遭到3名歹徒殴打,肩胛骨骨折。事后,严义明认为他的被打可能与上市公司东方集团有关。

    直到现在,仍有几十名东方集团流通股和原始股股东在继续主张自己在东方集团股改时应享有的权利,但法院事隔两年都未立案。严义明也已淡出此事。

    迟迟无法立案的原因与此类案件的法律环境有关。

    我国法律认定的证券欺诈行为包括虚假陈述、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但目前,最高法院只出台了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司法解释,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司法解释则未见踪影。

    “目前国内也只开庭审理过对虚假陈述上市公司的索赔判例”,张远忠说。握在起诉黄光裕的散户手里的法律武器只有《证券法》第76条:内幕交易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事实上,在1998年12月我国颁布的第一部《证券法》中,就规定禁止欺诈、内幕交易、操纵证券交易市场的行为。

    然而,2001年9月21日,最高法院下发了一份《关于涉证券民事赔偿案件暂不予受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法院暂不受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民事赔偿案件。

    “这是因为民间索赔呼声强烈,但法院没有审理这类案件的经验”, 北京敦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关建梅说。

    闸门很快放开,几个月后,最高法院就发布通知,宣布可以受理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

    这一通知经过完善,成为了2003年1月9日颁布的《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成为至今为止唯一规定了详细操作准则的法律文件。

    但这一文件本身充满争议,因为这一司法解释为法院受理虚假陈述的民事赔偿案设立了一个前置条件,即虚假陈述者必须先被证监会、财政部行政处罚或被法院判有罪。

    “这与民事诉讼法相违背,民诉法规定除法律规定的条件外,法院不能增加阻止立案的前置条件。”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说。

    至于最高法院设置这一前置条件的原因,“此类案件数量众多,且专业性要求高,如果全部放开,法院根本忙不过来”,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易本军说。

    在上海律师宋一欣看来,这一前置条件亦有其对散户有利的一面,就是“更有利于散户取证”,宋一欣告诉记者。有了行政处罚和法院判决,虚假陈述的证据可谓板上钉钉。而根据普通民事案件“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让散户去调查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证据可谓难上加难。

    直到2007年5月30日,最高法院才明确了内幕交易和操纵证券市场的受理依据。高院副院长奚晓明在全国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对于投资人对侵权行为人提起的相关民事诉讼,有关人民法院应当参照虚假陈述司法解释前置程序的规定来确定案件的受理”。

    到底该赔多少?

    黄光裕内幕交易民事索赔案之前,曾有散户陈宁丰诉天山股份原副总经理陈建良证券内幕交易纠纷案,结果却以原告撤诉而告终。

    “这就是为什么各界都在关注黄光裕案。”律师关建梅说。

    中国反证券欺诈律师团目前锁定了3起案件,全部涉嫌虚假陈述,“这3起案件在法院立案应当不会有问题”,律师关建梅说。

    其中五粮液(代码:000858)案已在成都市中院立案,为了审理此案,成都中院特意从审理过多起证券欺诈民事索赔案的青岛中院引进了一套软件,青岛中院曾用这套软件计算银广夏案中的赔偿数额。

    赔偿多少是个难办的问题。“应该把因证券欺诈带来的损失与大盘本身的风险区别开。”律师李金星说。

    “内幕交易带来的损失与虚假陈述带来的损失又完全不同,不能使用同样的计算方法”,黄光裕案散户代理律师张远忠说。

    整整10年前,散户彭淼秋起诉嘉宝实业案是国内第一起散户获赔案,当时他与嘉宝实业公司及部分董事签订了和解协议书,彭淼秋获得补偿款800元。

    “直到现在,庭外和解都是散户索赔诉讼的大多数解决方式”,律师关建梅说,“但这也是另一种胜利”。

    800元的补偿款带来了另一个尴尬,即散户的获赔甚至都不够解决律师的差旅费。目前中国反证券欺诈律师团的策略是“不计成本,哪怕只有1个人提起诉讼也要代理”,“将来不排除采取类似基金的形式,征集到一定人数以后再启动诉讼”,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金星说。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

    关于内幕交易的最新表态:

    当前市场监管工作的一项重点任务仍然是防控和打击内幕交易。

    他指出,现阶段我国的内幕交易有两种情况:有一部分人有目的地利用特殊地位和关系,谋取不正当利益;也有一部分人主观意识不甚明确,没有认识到这是与贪污、盗窃、欺诈性质相近的犯罪行为。

    “小偷从菜市场偷一棵白菜,人们都可以义愤填膺。但是若有人把手伸进了成千上万股民的钱包,却常常不会引起人们重视。这就是内幕交易的实质,也是防范和打击这种犯罪活动的困难之所在。”郭树清称。

    他表示,将继续改进监管手段和方式,严惩操纵市场、欺诈上市、利益输送、虚假披露等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好市场三公原则。

2016年4月,徐州裕农化工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孟某,因对劳动仲裁结果不服,将公司离职员工任某诉至法院。经依法审理后,铜山法院一审判决裕农公司一次性支付任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41319.75元。后裕农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徐州中院二审维持原判,裕农公司未主动履行生效判决义务,2017年2月,案件依法进入执行程序。经了解,进入执行阶段的涉及该企业劳动纠纷相同类型的案件还有4起,涉案标的20余万。

十余年的官司让一家曾拥有40余家酒店、2000余名员工的企业集团已陷入濒临破产的境地。2005年6月至今,山东微山湖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程平与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的债权纠纷案已耗时14年之久。当年微山湖集团从起诉凯旋公司一笔2196万元的借款开始,一场艰苦的追讨借款“最离奇官司”随即展开。这场“官司”历经20多次开庭、13次判决、5次生效,微山湖集团全部胜诉,但抵债房产的房产证至今未发。如今本已波折不断的执行案又遇“新花样”:最高人民法院终审胜诉的判决已被裁定执行终结了,终审维持的山东高院的判决却被济南中院执行局同一个执行庭裁定执行中止了——2013年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民提字第58号《民事判决书》,维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执行内容一致的两个判决,硬生生地被“分裂”了,原因何在?一个简单的追讨借款纠纷官司,耗时14年、屡生波折,原因何在?一个外地来济发展的企业集团有太多的疑问。微山湖集团“最离奇的官司”终审胜诉2年了。2013年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第20号民事判决书显示,凯旋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微山湖实业公司借款本息。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文章由本家电中国资讯网整理后上传

案件执行期间,孟某从不到法院,均委托该公司员工邱某出面协调,对于申请人提出的要求一直未能达成一致,履行时间一拖再拖。鉴于其抗拒、逃避执行,2017年7月初,铜山法院依法将孟某拉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7月中旬,孟某去车站购买高铁票准备出游被拒绝,方知自己被“拉黑”。7月18日下午,气急败坏的孟某给承办法官打电话,用极其恶毒的语言破口大骂承办法官,时间长达半个多小时,承办法官当即进行录音取证。

2014年6月6日,有关该借款案的执行终结裁定下发,济南中院审判委员会认定:2009年12月泰安中院裁定将被执行人凯旋公司位于济南市历下区历山路142号第1—4层及地下一层的房产以房抵债“也系清偿执行标的额的行为”,为核心执行内容。当时泰安中院裁定,经拍卖作价2547万元将上诉房产抵债给微山湖集团。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鉴于孟某的恶劣行径,铜山法院执行局决定立即采取行动,给予其严厉打击,并尽快使困难职工拿到补偿金。因不了解孟某具体住址信息,法官经多方打听,辗转得知孟某每天都有按时按地晨练的习惯,遂决定19日凌晨开展行动,将孟某成功拘传。

微山湖集团方面表示,2010年3月4日,依据相关规定,济南市地税局历下分局曾出具了被执行人凯旋公司应缴的房产过户税金额155万元,但至今凯旋公司并未缴纳。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铜山法院认为,孟某的行为不仅严重妨碍了人民法院正常的诉讼活动,而且严重损害了司法权威和法律尊严,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之规定,作出司法拘留15天,并处罚款10万元的处罚。

相关的支付、转账凭证显示,2010年3月18日,微山湖集团曾代凯旋公司向“国家金库济南市历下区支行”缴纳税金155.3670万元,但在2010年11月16日被转账退回,原因为“汇入行有误”。“当时我们是从凯旋公司的拍卖房款中出钱代缴的”,微山湖集团董事长程平表示,从那之后以上过户营业税至今未能缴纳。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2015年5月28日,济南市房屋产权登记中心向微山湖集团出具了《补正资料告知单》,告知需补充提交抵债房产的营业税及契税完税凭证等材料,“申请登记材料符合法定形式的,我单位将予以受理”。这样又回到了抵债房产的过户营业税完税环节,成为了办理房产证的先决条件。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在此之前的2015年1月22日,济南市地税局历下分局曾给微山湖集团出具了答复函:“因你单位所反映的山东凯旋商务中心有限公司以房抵债的缴税事项是发生在人民法院执行程序中的涉税事项,所以待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向我局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并提供涉税资料及凭证后,我局将依法处理。”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协助执行通知书是否必备?法律没有明确规定。但是我们有明确的终审胜诉判决书和执行终结裁定,难道还不能算是法律文书?济南中院已经执行终结本案了,怎么再给税务部门发协助执行通知书?税务部门依法强制征税是法定职责,为何不强制征税?”针对济南市地税局历下分局有关等待协助执行通知书的答复函,程平不禁发问。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据了解,目前有关以上抵债房产的过户营业税缴纳仍未有进展,而微山湖集团所秉持的执行终结裁定的法律文书,却看似正在遭遇“暗度陈仓”——2015年7月9日,济南中院执行法官下达济中法执字第126-6号《执行裁定书》:“因执行标的额的计算涉及法律适用问题,需向上级法院请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56条第1款第5项之规定,裁定中止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的执行。”裁定中止执行的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正是民提字第58号《民事判决书》终审维持的判决,然而民提字第58号《民事判决书》在2014年6月6日已被裁定执行终结。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微山湖集团认为,济中法执字第126-2号《执行裁定书》所执行的生效法律文书是最高人民法院民提字第58号《民事判决书》,济中法执字第126-6号《执行裁定书》无权将生效法律文书变更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鲁民再终字第20号《民事判决书》,而且两个判决的执行内容一致,前者的执行案就是后者的执行案,前者的执行结案也是后者的执行结案。Ino奇闻怪事_科学探索_新鲜事_台湾新闻_百战网

上一篇:早就授权的传播媒介、网址,桐城法庭发生55份支付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