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官网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商法 > 青海东吴学学校长潘维大学一年级行八个人拜会河南北大学学,讲座由教育大学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卡塔尔国法与文

青海东吴学学校长潘维大学一年级行八个人拜会河南北大学学,讲座由教育大学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卡塔尔国法与文

时间:2020-03-23 03:27

[本站讯]4月1日,台湾东吴大学校长潘维大一行七人访问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会见了潘维大一行。图片 1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右)与东吴大学校长潘维大(左)交谈  会见中,徐显明与潘维大共同回顾了山东大学与东吴大学多年来愉快的交往历史,表达了进一步推进双方合作的共同愿望。通过交流,双方对于两岸高等教育的融合与发展有了新的体会和设想。在向客人介绍山东大学校况时,徐显明还风趣地提到了山东大学在台湾找寻创校时办学章程的轶事。山东大学国际事务部部长、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邹难,法学院院长齐延平参加会谈。图片 2会谈现场图片 3座谈现场  访问期间,东吴大学代表团还与山东大学本科生院、法学院、外国语学院、物理学院、管理学院等对口单位相关负责人员进行了交流与座谈。双方认为,在今后的交往中以学生交流访学为纽带,需进一步推动教师之间的互换。这样不仅能带动双方教学科研信息的共享,而且让双方更多的学生享受到多样的教育体验。图片 4  台湾东吴大学于1900年在苏州创建,以英美法教育为特色,多年来培养了众多优秀法律人才。目前该校已发展成为涵盖文理商法等多个学科的综合性大学。山东大学与该校于2004年签约建立合作关系,在法学、管理学等多个领域保持着密切的交流联系。

年年岁岁教师节,又逢今年教师节。现特将我应武汉大学经管学院之邀约而撰写的这篇短文上网,以表示我对早年在大学受业期间的老师们的敬意和怀念。

10月19日,东六楼模拟法庭座无虚席。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刘春田教授为法学院师生带来了一场名为“知识产权制度的根据”的讲座。讲座由法学院科技法与知识产权系主任郑友德教授主持。法学院本科生及研究生参加了此次讲座。

九五高龄老叟 张培刚

郑友德代表法学院对刘春田教授的到来表示欢迎,并对刘春田作了简要介绍。刘春田是我国高校知识产权法学科的主要开拓者,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会长,主要研究领域为知识产权、中国民法和中国商法。

2007年9月

刘春田主要围绕“知识产权制度的起源”来展开本次讲座。谈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时,刘春田认为,人类的进步依靠技术,技术进步是人类社会的一条主线。知识产权制度作为民法整体中的一部分,它是与社会最先进的、不断变化的、不断进步的技术相匹配的。谈到“知识产权制度的关键问题”时,刘春田又巧妙地以对象和客体两个概念的区分为切入点,从知识产权的对象出发进行了讲解。他认为,知识产权的对象应为知识,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形式的符号,并不是无形的,而知识则是通过创造得来的,是创造成果而非劳动成果。随后,刘春田又通过比较“劳动”与“创造”的关系,得出“知识产权制度是伴随着劳动和创造行为的分离,伴随着创造成为市场的一极,创造成果可以成为一个交换的对象而逐渐形成、发展”的结论。

感恩母校 怀念老师

在自由交流环节,同学踊跃向刘春田提问。刘春田就同学提出的“我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如何紧跟世界的潮流”“权利客体是否是行为的观点”等问题进行了解答,并与郑友德就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探讨。

张培刚

流光易逝,岁月如梭。今年已是我的母校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的前身国立武昌中山大学经济科设立80周年,也是经济科的前身国立武昌商业专门学校创建90周年和自强学堂开门113周年。母校跨越“百龄高寿”,而我本人也是95岁耄耋老叟。

在母校经管学院跨越百岁高寿之时,特将我在10余年前撰写的“怀念母校讲授基础课的诸位老师”一文,加以简化修改发表,作为我衷心祝贺之意。因为这篇文章所叙述的,均是历史事实,也是我满怀深切感念之情,极其认真撰写而成的。

※ ※ ※ ※

我于1913年7月10日,出生于湖北省红安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28年冬我在湖北省第一中学初中快毕业时,就听说刚创办的武汉大学将在次年1929年春季招收预科和本科一年级插班生,于是我初中毕业后,适年15岁半,就决定以同等学历报考文预科插班生。现在,我还记得参加此次考试的情境。那年刚过完春节,农历正月初六凌晨,天尚未拂晓,吃完家里为我炒的一碗油炒干饭,就与同村出外打零工的堂叔、堂兄五、六人一道,步行70华里到达黄陂县城,找旅店打地铺睡一晚。翌日清晨又步行20华里到京汉铁路横店站,再乘火车到达武汉。半月后我参加考试。那时武汉大学的校址还在东厂口,武昌的山洞还未打开,由胭脂路到东厂口必须先爬山,越过蛇山背脊,再行下山,真可谓费时费精力多矣。俟2月下旬揭榜:文预科插班生录取了张培刚1名,理预科录取了艾华治等6名。

武汉大学于1930年秋冬间迁至新校址珞珈山。我在预科学习一年半后,就顺序进入本科经济系,1934年6月毕业。从预科起,我在武汉大学求学时间共有5年半,为我的学术生涯打下了重要基础。

我进入武大时,校长是王世杰先生,代理校长由王星拱先生担任;王世杰先生调任教育部长后,王星拱先生正式担任校长的职务。记得法学院院长是皮宗石先生,后来由杨端六先生继任。

当时武汉大学,仅有理科和文科,工科尚未招生。全校学生约500余人,学生人数最多的要算经济系。我们班上的同学共有20余名。新创办的武大,富有朝气,校风纯朴,各系大都有真才实学的教师主教,在国内名列前茅。

我读法学院经济系。法学院下设有法律、政治、经济三个系,师资优秀,阵容很强。老师们教学认真负责,各有特色,使我受益良多,影响深远。 图片 5

我在武汉大学读文预科和本科一年级时的主要基础课,是数学、国文、英文,还有论理学;此外,还要选修一门第二外语和一门理科课程。

数学从文预科到本科一年级,都是由副教授程纶老师讲授,他讲课朴实清楚。由于我本人对数学有较好的天分和特大兴趣,在中学时通常做练习总是赶在老师讲课进度的前头,根底较好;所以这次报考武大插班虽然跳越了一年半,但我利用课余时间,自己加班加点,很快就补上数学课的跳越部分。大概经过半年到一年,就基本上赶上了进度。记得当年大学一年级的数学课主要是讲授解析几何和微积分;后来解析几何提前列为高中课程。

上一篇:名仕亚洲手机登录就两校的交流合作进行了沟通,北航法学院龙卫球教授代表北航 下一篇:咱俩教院有着一层层的蜕变行动,那是大家说中国风味社会主义法律种类产生的首先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