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仕亚洲官网欢迎您!

名仕亚洲官网 > 商法 > 案子起诉到海事法院后,新三板新一轮制度改革有望在年内落地

案子起诉到海事法院后,新三板新一轮制度改革有望在年内落地

时间:2020-03-13 18:44

最近,纽约佳士得拍卖行举办了一场大型拍卖:《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与众不同的是,这场拍卖会,参拍文物全部来自日本大阪藤田美术馆。这也使得藤田美术馆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实际上,在日本,藤田美术馆规模比较小,而且是座有六十年历史的老建筑,但藤田美术馆却收藏了颇多世所罕见的珍贵文物,现在日本各地博物馆还有很多珍贵文物号称是藤田美术馆的旧藏。 而此次拍卖,正是藤田美术馆为了筹款重建新馆舍。因此在修缮之前,藤田美术馆举办了最后一次大特展(截至2017年6月11日),分两批展出九件日本"国宝"级文物,这些文物中,不仅有来自中国的曜变天目茶碗等珍贵文物,还有一些文物与中国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 《六龙图》曾被乾隆皇帝收藏 2017年3月15日,纽约佳士得举办《宗器宝绘——藤田美术馆藏中国古代艺术珍品》拍卖会,拍卖的东西不多,但是动静极大,参拍文物一共31件,全部来自日本大阪藤田美术馆,成交总额也达到两亿六千多万美元,大约相当于十八亿人民币,价格之高,令人震惊。全场最高价拍品是南宋墨龙名家陈容的《六龙图》,拍价4896万美元,折合人民币3.4亿。这幅画是否是陈容本人所绘,尚有争议,但是曾经由乾隆皇帝收藏,是确定无疑的皇家古物,价格高昂,尚在情理之中。此外商代青铜器也十分惹眼,此前商周青铜器的公开拍卖从未有人民币过亿的情况出现,这次一下子卖了四件价格过亿的青铜器。 此次拍卖成交金额之巨,一下子刺激了中国的古董市场,让各界议论纷纷。一种声音认为,这次拍卖金额过高,且都集中于几件高古重器上,不利于文物市场的长期稳定发展。还有人认为,这次拍卖买方不团结,导致恶性竞价,把几件预估价数百万美元的东西炒翻了好几倍,花了大笔冤枉钱。不管如何,无法否认的是,这次拍卖极大提高了中国文物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地位,中国的顶级文物可以和西方文物在价格上相提并论了。 在拍卖结束之后,很多人都想知道,这家藤田美术馆是何方神圣,怎么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稀世珍宝?抱着这个疑问,笔者来到了位于日本大阪京桥的藤田美术馆,做了一次探访。 相比于日本众多规模宏大的美术馆而言,藤田美术馆规模比较小,是个两层小楼,而且是个有六十年历史的老建筑,各种设施都已严重老化。藤田美术馆给很多游客留下的印象是冬天冷,夏天热,馆内的陈设展柜也相当古旧,在这种情况下,拍卖一些古董,筹款重建新馆舍,给文物和员工以更好的条件,是情理之中的选择。只是这次拍卖所得明显比事先预计的要多,看来新馆的条件要上不止一层楼了。 藤田美术馆能有丰厚的文物家底,其根源来自于明治时代的大企业家藤田传三郎(又名藤田香雪,1841年—1912年)。藤田传三郎是山口县荻市人,是一家酿酒店老板的第四子。他生活在变化剧烈的幕末明治时代(十九世纪中期至十九世纪末期),那是个敢闯敢拼者能打出一片天地的时代,藤田传三郎以过人的眼界,在明治初年就投身于各种大型建设项目之中,比如琵琶湖的疏水、冈山县儿岛湾干拓、秋田县小坂矿山开发等,此外他的生意还涉及铁道、电力、新闻等,为日本的近代化改造做了大量基础工作。由于成绩卓著,他被选为大阪商法会议所第二代会长,是大阪财经界的领袖。 藤田美术馆收藏五千多件珍贵文物 虽然是个实业家,但藤田传三郎自幼就对古代文化情有独钟,尤其对茶道非常精通。日本茶道是南宋寺院茶道和日本战国文化的结合物,中国唐宋时期的茶道不光是喝茶,还包括了饮食、园艺、建筑、花木、书画、陶器、漆器、礼仪等诸多方面,是社会文化的一个缩影,所以才是"道"。中国的茶道在明代之后被政府禁止,于是只剩下了茶叶、水和紫砂壶等寥寥数样,不再是成规模的文化体系了,但在日本还是。所以日本人对茶道的欣赏,一直延伸到文物上,比如陶瓷、书画、漆器、雕塑、青铜器等,都是茶道家爱玩之物。所以藤田传三郎是茶道名人的同时,也是一个大收藏家。 在藤田传三郎的《藤田翁言行录》里,记载了他对于文物的超前见解。在明治时代,日本文化激烈变革,出现了类似于"文革"的"废佛毁释"运动,很多寺院古物被毁或者散失,以前封建贵族家留存的宝物也纷纷被拿出来贩卖。而藤田认为,随着社会秩序的整顿,文物制度也迟早要建立起来,美术志向和国家财富的增长是同步的,所以在这个建设阶段,必须要大量投资,防止国宝的散佚,不然将来会追悔莫及的。 藤田传三郎是一代财阀,所以他买文物从来不看价格,每天古董商带来很多东西,在他面前一字排开,他不问价,更不砍价,只有"要"和"不要"两种回答。这种豪气让大量珍贵文物流入藤田的库房。藤田的眼界极高,判断精准,所以藤田家的收藏一直以质量过人闻名。日本的文化界自唐代以来,就以收集中国文物为追求,收藏"唐物"一直都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所以很多珍贵的唐宋孤品都在日本得以保留,在中国反而失传了。日本茶道尤其以使用宋代茶具为风雅的标志,在这个文化背景下,藤田也大量收藏中国文物,特别是在国际古董商山中商会那里,收购了很多。像这次拍卖的陈容《六龙图》,原来是恭亲王府的旧藏,恭亲王溥伟为了帮助末代皇帝溥仪,向山中商会出售了很多王府收藏,然后山中商会再将之转卖给藤田。 藤田家在藤田传三郎去世之后,为了维持家业,曾经三次大规模地出售文物,所以现在日本各地博物馆还有很多珍贵文物号称是藤田家的旧藏。1945年,大阪遭受盟军空袭,藤田家的建筑物大部分被炸毁,但是收藏了五千多件珍贵文物的艺术品库房奇迹般地幸存下来,成了现在藤田美术馆的基础。藤田美术馆于1954年对外开放,馆藏有九件珍贵国宝和大量重要文化财产,是日本关西地区最重要的美术馆之一。 近年以来,由于经营困难和馆舍陈旧,藤田美术馆决定拍卖一部分文物。日本法律禁止买卖国宝和重要文化财产,但是对于近代收集的中国文物则没有太多限制,于是成就了这次让文化界惊叹的拍卖。在拍卖完成之后,藤田美术馆将要进入为期数年的馆舍维修期,在此之前,为答谢各界观众,馆内举办了最后一次大特展《The Collection》(3月4日至6月11日),分两批展出九件国宝。 曜变天目茶碗工艺已失传 笔者所见的,是展览的上期,共有七件国宝文物在展厅里济济一堂,可谓是难得一见的景象。在这七件国宝里,最珍贵的莫过于曜变天目茶碗了。这个碗是南宋茶道的至宝,明代以后茶道废止,才卖到了日本,被当作国宝世代流传。早在六百年前的室町幕府时代,日本最高统治者足利将军,就把曜变天目当作最珍贵的宝物。日本现在有三件国宝级的曜变天目茶碗,藤田美术馆的这只,最早可以追溯到四百多年前江户时代日本的统治者德川家康,后来传给水户德川家的德川赖房。1918年,藤田家以5万日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只茶碗。5万日元在今天只有三千多块人民币,但是在一百年前,一日元相当于750毫克黄金,也就是说,这只茶碗是用37.5公斤的黄金换来的。这个茶碗现在是不能买卖的,所以无法估价,但可以确定的是,它比陈容的《六龙图》要珍贵多了。 这只曜变天目茶碗,宽12.3厘米,高6.8厘米,产于福建的建阳窑,是宋人用来喝抹茶的茶盏。茶碗颜色黝黑,碗内有一个个油滴光圈,在油滴之间,有一片片蓝色的光斑,如果转着看的话,会看到碗内闪烁的光芒会变幻颜色,显得越发神秘。碗内黑釉的底色,仿佛就是宇宙太空的颜色,而一片蓝色的光斑,仿佛是天际的银河,周围一个个光圈,仿佛是小小的星系,它们在碗内闪耀着魅人的光辉。这种碗在中国已经失传,2008年,在南宋皇宫遗址出土过一个残片。曜变天目在烧制工艺上特别困难,因为窑内温度要达到1300度,且只能允许10至20度的变化,在高温冷却的后期阶段里,温度突然升高后迅速下降,让釉内铁结晶快速融化再冷却,周围出现薄膜,形成曜变的效果。这种工艺太过困难,刻意烧造的成功率也只有十万分之一,说它极其珍贵,并非是一句空话。 除了曜变天目之外,另外展示的六件日本国宝,各有千秋,虽然都是日本制造,但都和中国有深刻的文化联系。比如说年代最早的大般若经,是公元8世纪的奈良写经,从药师寺传来,一共有387卷,是典型的唐代风格写经,上面写着"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和敦煌出土的唐代经卷高度相似,书写精细,保存得也好。说到玄奘,不能不说日本绘卷史上的传奇作品《玄奘三藏绘卷》。这幅作品据推测,是14世纪日本著名画师高阶隆兼的作品,全本12卷,长达一百多米,完整地展示了唐三藏从出生到往生全部事迹,堪称是辉煌壮丽之极,是世界艺术史上的名作。唐三藏的法脉"法相宗"在中国早年中断,但是在日本兴福寺还有传承。这幅绘卷以前是兴福寺大乘院秘不示人的宝物,只有每次新门主继任的时候,才能打开一次,欣赏祖师的风范。 另一支在中国断绝法脉而在日本留下的,是唐代密教真言宗。藤田美术馆收藏了1136年绘制的两幅《大经感得图》,其中一幅描绘的是唐代密教国师善无畏和《大日经》的故事。画面上唐风宛然,一座高塔古韵十足,一看就是高古才有的作品。这两幅古画来自于奈良内山永久寺,1870年代,由于毁佛运动,古寺被毁,只有这两幅大画被藤田传三郎保护了下来,作为珍宝留到了今天。

第一财经记者从多方了解到,精选层有望在今年年底推出,即在现有的创新层基础上再分出精选层,并推出相应的配套政策。

诉讼地点或方式搞错,例如提单合并了一条伦敦仲裁条款,但收货人在中国海事法院起诉,而罔顾了保护伦敦仲裁的一年时效。

来源:北京晚报

投服中心主要为中小投资者自主维权提供教育、法律、信息、技术等服务。近两年多来,投服中心启动了A股全部上市公司的持股行权试点工作,包括向上市公司参加股东大会并行使质询建议权、向上市公司发送股东函,还曾就ST慧球“1001议案”等热门事件公开发声,问责该公司董监高。

即使知道索赔对象应是承运人,货方仍要有足够的经验和学识去根据提单识别谁才是承运人,才是应控告的对象。这承运人常会是真正的船东,或是提单上抬头的船公司或班轮公司,还会是更隐蔽的光船承租人,如果搞错又会导致1年时效过去。

徐明目前兼任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证券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商法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证监会行政复议委员会委员、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等职务。

货方一知半解,以为与船东/承运人一直在谈判即可保护时效,而不知道海牙规则是要求他要起诉才能保护时效。

“希望股转公司新任总经理上任能响应市场呼声顺势推出精选层,”南山投资创始合伙人周运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徐明在上证所和投股中心的经历有助于完善新三板投资者保护工作的短板,助力新三板建设成为真正的证券交易所。

中国海商法规定,“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时效因请求人提起诉讼、提交仲裁或者被请求人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但是,请求人撤回起诉、撤回仲裁或者起诉被裁定驳回的,时效不中断。”

诸海滨也表示,靠单一政策恐怕难以根本扭转市场的颓势,新政推出应该是个组合拳,既要有多层次精选层,也要配套融资、交易、投资者准入等制度。

国内的发货人在出了货损货差后,则老是去与他订立运输合同的人交涉,这个“与之订立运输合同的人”一般都是货运代理,而货运代理除非签发自己的提单否则是不承担责任的。案子起诉到海事法院后,要等几个月法院才排期开庭,开庭后听被告律师一辩才知道不对,再去起诉承运人,1年时效早过了。有的甚至不知道海事法院,起诉到普通法院去了,一些基层法院也不移送,局面混乱不堪,任何保护得了时效。

同时,徐明还有《人格损害补偿论》、《证券市场组织与行为的法律规范》、《证券及期货市场诸问题研究》、《侵权行为法》等多本着作在身。

这着名的海牙规则下的1年索赔时效,对遭受货损货差的货方而言,是一个十分危险的陷阱。无双的案件因时效已过,慢了一步的货方只好放弃索赔,不论要索赔的金额有多大。

不过,记者了解到,监管者从两年前就开始喊出的新三板精细化分层有望在今年年底落地,即在现有的创新层基础上再分出精选层,将推出相应的配套政策。

导致这种局面,主要原因是不了解,或者了解得不到位。不仅货方自己不了解,有时甚至货方委托的律师也不够了解,尽管在程度上会有所不同。但也可能会是因为以下原因:

参与过交易所制度建设的法学专家

一年时效过去,货方只会怪自己疏忽,但如果是真懂的话,就应该懂得从各方面去防止疏漏的发生。当然,一年时效实在也是太短,英国一般的民事诉讼有长达6年的时效,中国也有两年,不由得货方不打起精神来。

徐明在任期间,投服中心还不断创新证券纠纷调解模式,维护中小投资者利益,同时提升证券维权工作的效率。其中,包括承建全国证券期货纠纷调解中心,与多地法院诉讼调解对接合作,并创新了“稽查+维权”维权新机制等。

货方以及货方的律师中了圈套,船东/承运人所同意的延长时效其实有附带条件,不是无条件的,而在中国当事人即使达成延长诉讼时效的协议也无效。

新三板市场最火爆的时期是2015年上半年,三板做市指数最高触及2673点,不过受二级市场剧烈波动影响,新三板制度建设步伐陷入长期停滞。万家中小企业涌入新三板后,却发现预期和现实的巨大落差。

索赔对象搞错,收货人跑去跟发货人纠缠不休,但实际却应向承运人/船东索赔,因为针对买卖合约而言,无论是FOB还是CIF,运输风险实际已归买方。要知道,1年时间很短,索赔搞错了方向,走了弯路,往往就导致时效过去。

上一篇: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高子程在工作期间,齐鲁工业大学成人高等教育招生简章 下一篇:T O C O M 中东石油期货取得了成功,统一开放、公平竞争是现代化经济体系对市场体系的基本要求